功成不必在我 功成必定有我——教育部直屬高校助力脫貧攻堅工作紀實

發布日期:2020-08-10 字體:[ ]

今年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收官之年,在確保消除絕對貧困、決勝脫貧攻堅的戰斗中,作為一支重要的“生力軍”,教育部各直屬高校帶著情懷和責任,響應時代召喚,承擔起了自己的使命。

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教育部各直屬高校加快定點扶貧責任的落實,以實際行動助力脫貧攻堅圓滿收官。截至今年6月12日,教育部64所承擔中央單位定點扶貧工作的直屬高校直接投入幫扶資金1.77億元(完成率為111.3%)、引進幫扶資金2.81億元(完成率為156.5%)、購買貧困地區農產品1.85億元(完成率為112.4%)、幫助銷售貧困地區農產品3.13億元(完成率為115.9%),54所直屬高校已全面超額完成指標任務。

強化智力扶貧,搭建知識“云梯”

“老師,背單詞的時候背了忘,忘了又背,一直停留在一段單詞上怎么辦?”“學數學沒興趣怎么辦?”……疫情期間,甘肅省宕昌縣的中小學生通過中央財經大學“星火”夢想課堂的QQ群,向志愿者請教學習問題。

今年4月,為幫助當地實現“停課不停學”,中央財經大學策劃啟動了“星火”學業輔導計劃和“夢想課堂”青年志愿者活動,以“云支教”的方式,向定點幫扶宕昌縣中小學生開展線上學業輔導志愿行動,為他們送去學科拓展與能力提升類、心理健康與素質拓展類、信息技術與財經素養類三大類共計10余門課程。

扶貧先扶志,幫困先育人。各高校持續發揮資源優勢,強化智力扶貧,創新幫扶方式,通過線上支教等方式,為貧困地區“雪中送炭”。

疫情防控期間,復旦大學開展面向云南永平縣的“永平伙伴成長計劃”,40余名大學生志愿者通過網絡連線當地學生,提供包括語文、數學、英語等學科在內的學習幫扶和主題分享;北京化工大學持續開展“心橋工程”教育教學共建項目,通過網絡平臺指導內蒙古科左中旗師生備戰高考,該校研究生支教團在線上為學生普及防疫知識,講述戰“疫”故事……

“開學了!做好復學心理準備了嗎?”3月26日,清華大學學生心理發展指導中心心理咨詢師、學生心理協會指導教師閻博,為云南省南澗縣第一中學1200多名學生作了一場直播講座,對孩子們進行開學前心理疏導。

“有勇氣改變可以改變的事情,有度量接受不可接受的東西。老師讓我更加明確了未來的方向,變得更加自信了?!敝辈ブv座結束后,南澗一中學生龍飛洋在留言區寫下了這樣的話。

中國人民大學與云南蘭坪民族中學合作建設了成長輔導室,在為當地學生提供學業輔導、開展課外活動之余,還提供遠程心理咨詢;華東師范大學針對貧困地區學生易出現的心理問題,結合疫情防控期間心理健康教育需求,專門推出心理健康專題網絡課程模塊。

扶貧必扶智,治貧先治愚。在今年特殊背景下,各高校發揮技術、人才和資源優勢,突破物理空間的限制,為孩子們搭建了一道道知識的“云梯”。

聚焦科技扶貧,用產業帶動發展

初夏,在湖北省孝昌縣巴石村,68歲的貧困戶李定龍正忙著插秧、收油菜籽。今年,除了60多畝田外,他還承包了10多畝魚塘?!叭兆雍闷饋砹?,多虧了華中科技大學的扶貧工作隊。過去我們一斤谷賣塊把錢,種上優質稻后,最高每斤能賣到7元”。

產業是農民增收的基礎。如何讓貧困地區百姓的口袋鼓起來?各高校立足自身學科優勢,突出科技扶貧、產業扶貧,為當地栽下一棵棵“致富樹”。

北京化工大學是內蒙古科左中旗的定點幫扶學校。今年5月,北京化工大學投入資金、集中科研力量成立的寶龍山工業園鹽堿耕地土壤改良示范項目正式啟動,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該項目將通過環境檢測、土壤修復和灌溉技術的綜合治理,提升耕地質量,促進農民增產增收。

在貴州麻江縣,南京農業大學拓展幫扶楊梅種植、家禽屠宰等新增產業項目,制定中藥材和菊花產業幫扶方案,還引導專家通過“南農易農”平臺等提供線上農事指導服務,不斷推進產業扶貧;北京林業大學則啟動了2020年科技扶貧專項申報工作,定向設立了一批適合內蒙古科右前旗產業發展和生態建設需要、服務脫貧攻堅邁向鄉村振興、具有北林學科特色的科技幫扶項目……

“貧困村要想富起來,發展壯大產業是關鍵”。在宕昌縣沙灣鎮大寨村,駐村第一書記、天津大學扶貧干部江皓在走訪中發現,當地百姓生產掛面以家庭作坊為主,沒有成熟的大型掛面廠。能不能把掛面產業做大做強?

依照“市場+扶貧車間+貧困戶”的扶貧模式,江皓帶領村民建起了掛面扶貧車間,帶動16戶貧困戶在家門口實現就業,已生產掛面5.3萬斤,銷售金額達到11.7萬元。

在云南昌寧縣,東北大學結合當地資源優勢,投入70萬元,重點打造百香果、蜂蜜產業,建立農業產業與精準脫貧相結合的長效發展機制;擁有金銀花產業扶貧示范園3700畝,年收入1200萬元,在陜西蒲城縣堯山鎮閆家村,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用5年時間為當地打造了“金銀花小鎮”,用金銀花產業帶動村民脫貧致富……

“云端”消費扶貧,打造長效機制

“我現在來到了連綿的無量山和雄壯的哀牢山之間,你們看,我們的豆子熟了……”身穿彝族服飾,浙江大學扶貧干部、云南景東縣副縣長徐亞州變身主播,為當地水晶豌豆等農副產品帶起了貨。僅一天時間,景東水晶豌豆在各大網絡直播平臺就銷售了755單、1880公斤。

疫情防控的嚴峻形勢,客觀上給產業脫貧帶來了一定影響。受交通堵塞、銷售渠道單一等因素的影響,不少貧困地區的農副產品出現了滯銷,鞏固扶貧成果面臨挑戰。今年以來,各高校依托教育系統消費扶貧采購平臺“e幫扶”,面向學校師生、校友和社會,發起了“以購代捐”消費扶貧行動,打造扶貧長效機制。

天津大學組織青年扶貧工作室成員直播帶貨,“e幫扶”貢獻度超過14萬元,扶貧超市銷售超過36萬元;截至5月底,中南財經大學購買云南省鹽津縣農副產品300萬元,協調對接學校合作餐飲公司購買鹽津縣等貧困縣農副產品200萬元……

7月3日,云南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迎來了一批特別的客人——來自華東師范大學傳播學院的7名師生。這支匯集了廣告學、播音主持、新聞學等多個專業力量的隊伍,通過短視頻拍攝、直播帶貨等方式幫助當地花農銷售因疫情滯銷的鮮花產品。

除了號召本校師生“為貧困群眾拼一單”,高校還發揮人才、專業優勢,為當地提供電商培訓、品牌包裝和營銷設計,深層次地促進消費扶貧。

北京化工大學發起了扶貧產品包裝設計大賽和扶貧產品商業策劃書大賽,旨在引導師生將創新創業實踐活動與精準扶貧工作相結合,幫助內蒙古科左中旗提高扶貧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北京科技大學舉辦校園營銷比賽,240余名參賽學生結對幫扶甘肅秦安縣11個合作社,助力當地農特產品銷售……

數據顯示,各直屬高校在教育系統“e幫扶”平臺上線貧困地區農產品1081款,累計銷售貧困地區農產品2712.9萬元,在財政部、國務院扶貧辦“832平臺”購買貧困地區農產品3162.79萬元。

補足發展短板,培育鄉土人才

基礎設施不足、教育資源薄弱是大多數貧困地區的“通病”。立足自身資源和人才優勢,高校一方面為貧困地區補足發展短板,一方面強健筋骨,增厚當地人力資源。

大連理工大學向云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贈200萬元,用于龍陵縣3所小學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合肥工業大學投入300萬元資助安徽靈璧縣果蔬示范園和定點幫扶村的基礎設施建設;重慶大學捐贈近200萬元,用于云南綠春縣教育基礎設施建設、哈尼古歌保護傳承……

國內外柑橘產業現狀如何,椪柑生產的基本技術有哪些,馬鈴薯在生產、收獲和儲藏中要注意哪些問題……今年5月,華中農業大學開設的農業產業發展能力提升培訓班在“云端”開播,吸引了來自湖北建始縣的基層農技人員、職業農民等2200多人觀看。

為鞏固脫貧成果、提升脫貧質量,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戰略的有機銜接,各高校也將人才培訓工作作為幫扶工作的重點,致力于為當地打造一支人才隊伍。

上海外國語大學開展麗江市“中學英語教師培訓計劃”云課堂行動,共計培訓教師2546名;北京郵電大學協調200萬元幫扶資金,在貴州長順建起了電子通信行業維修技術人才培訓基地,開展5G智能終端維修技術、機電工程和社會服務類人才的教育培訓工作……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12日,64所定點扶貧教育部直屬高校培訓基層干部53614人、培訓技術人員64057人。

坐在摞滿紙箱的蜂蜜廠車間,江皓正帶著廠長,和遠在渤海之濱的天津大學工業設計專業師生,通過視頻連線討論如何為產品升級包裝。

除了引“外援”外,江皓注重游說青年人返鄉,培養致富帶頭人。村里掛面廠負責人何喜文就是被江皓勸返回鄉的代表。

“鳥無頭不飛。我要給當地留下一些人才,不能說哪天我們一走,村里又返貧了?!碧崞鹱约旱姆鲐毠ぷ?,江皓總是這樣說,“脫貧攻堅是一場硬仗。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我們青年人要有這樣的理想和擔當?!?/p>

稿源:中國教育報 作者:梁丹 萬玉鳳

功成不必在我 功成必定有我——教育部直屬高校助力脫貧攻堅工作紀實

今年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收官之年,在確保消除絕對貧困、決勝脫貧攻堅的戰斗中,作為一支重要的“生力軍”,教育部各直屬高校帶著情懷和責任,響應時代召喚,承擔起了自己的使命。

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教育部各直屬高校加快定點扶貧責任的落實,以實際行動助力脫貧攻堅圓滿收官。截至今年6月12日,教育部64所承擔中央單位定點扶貧工作的直屬高校直接投入幫扶資金1.77億元(完成率為111.3%)、引進幫扶資金2.81億元(完成率為156.5%)、購買貧困地區農產品1.85億元(完成率為112.4%)、幫助銷售貧困地區農產品3.13億元(完成率為115.9%),54所直屬高校已全面超額完成指標任務。

強化智力扶貧,搭建知識“云梯”

“老師,背單詞的時候背了忘,忘了又背,一直停留在一段單詞上怎么辦?”“學數學沒興趣怎么辦?”……疫情期間,甘肅省宕昌縣的中小學生通過中央財經大學“星火”夢想課堂的QQ群,向志愿者請教學習問題。

今年4月,為幫助當地實現“停課不停學”,中央財經大學策劃啟動了“星火”學業輔導計劃和“夢想課堂”青年志愿者活動,以“云支教”的方式,向定點幫扶宕昌縣中小學生開展線上學業輔導志愿行動,為他們送去學科拓展與能力提升類、心理健康與素質拓展類、信息技術與財經素養類三大類共計10余門課程。

扶貧先扶志,幫困先育人。各高校持續發揮資源優勢,強化智力扶貧,創新幫扶方式,通過線上支教等方式,為貧困地區“雪中送炭”。

疫情防控期間,復旦大學開展面向云南永平縣的“永平伙伴成長計劃”,40余名大學生志愿者通過網絡連線當地學生,提供包括語文、數學、英語等學科在內的學習幫扶和主題分享;北京化工大學持續開展“心橋工程”教育教學共建項目,通過網絡平臺指導內蒙古科左中旗師生備戰高考,該校研究生支教團在線上為學生普及防疫知識,講述戰“疫”故事……

“開學了!做好復學心理準備了嗎?”3月26日,清華大學學生心理發展指導中心心理咨詢師、學生心理協會指導教師閻博,為云南省南澗縣第一中學1200多名學生作了一場直播講座,對孩子們進行開學前心理疏導。

“有勇氣改變可以改變的事情,有度量接受不可接受的東西。老師讓我更加明確了未來的方向,變得更加自信了?!敝辈ブv座結束后,南澗一中學生龍飛洋在留言區寫下了這樣的話。

中國人民大學與云南蘭坪民族中學合作建設了成長輔導室,在為當地學生提供學業輔導、開展課外活動之余,還提供遠程心理咨詢;華東師范大學針對貧困地區學生易出現的心理問題,結合疫情防控期間心理健康教育需求,專門推出心理健康專題網絡課程模塊。

扶貧必扶智,治貧先治愚。在今年特殊背景下,各高校發揮技術、人才和資源優勢,突破物理空間的限制,為孩子們搭建了一道道知識的“云梯”。

聚焦科技扶貧,用產業帶動發展

初夏,在湖北省孝昌縣巴石村,68歲的貧困戶李定龍正忙著插秧、收油菜籽。今年,除了60多畝田外,他還承包了10多畝魚塘?!叭兆雍闷饋砹?,多虧了華中科技大學的扶貧工作隊。過去我們一斤谷賣塊把錢,種上優質稻后,最高每斤能賣到7元”。

產業是農民增收的基礎。如何讓貧困地區百姓的口袋鼓起來?各高校立足自身學科優勢,突出科技扶貧、產業扶貧,為當地栽下一棵棵“致富樹”。

北京化工大學是內蒙古科左中旗的定點幫扶學校。今年5月,北京化工大學投入資金、集中科研力量成立的寶龍山工業園鹽堿耕地土壤改良示范項目正式啟動,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該項目將通過環境檢測、土壤修復和灌溉技術的綜合治理,提升耕地質量,促進農民增產增收。

在貴州麻江縣,南京農業大學拓展幫扶楊梅種植、家禽屠宰等新增產業項目,制定中藥材和菊花產業幫扶方案,還引導專家通過“南農易農”平臺等提供線上農事指導服務,不斷推進產業扶貧;北京林業大學則啟動了2020年科技扶貧專項申報工作,定向設立了一批適合內蒙古科右前旗產業發展和生態建設需要、服務脫貧攻堅邁向鄉村振興、具有北林學科特色的科技幫扶項目……

“貧困村要想富起來,發展壯大產業是關鍵”。在宕昌縣沙灣鎮大寨村,駐村第一書記、天津大學扶貧干部江皓在走訪中發現,當地百姓生產掛面以家庭作坊為主,沒有成熟的大型掛面廠。能不能把掛面產業做大做強?

依照“市場+扶貧車間+貧困戶”的扶貧模式,江皓帶領村民建起了掛面扶貧車間,帶動16戶貧困戶在家門口實現就業,已生產掛面5.3萬斤,銷售金額達到11.7萬元。

在云南昌寧縣,東北大學結合當地資源優勢,投入70萬元,重點打造百香果、蜂蜜產業,建立農業產業與精準脫貧相結合的長效發展機制;擁有金銀花產業扶貧示范園3700畝,年收入1200萬元,在陜西蒲城縣堯山鎮閆家村,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用5年時間為當地打造了“金銀花小鎮”,用金銀花產業帶動村民脫貧致富……

“云端”消費扶貧,打造長效機制

“我現在來到了連綿的無量山和雄壯的哀牢山之間,你們看,我們的豆子熟了……”身穿彝族服飾,浙江大學扶貧干部、云南景東縣副縣長徐亞州變身主播,為當地水晶豌豆等農副產品帶起了貨。僅一天時間,景東水晶豌豆在各大網絡直播平臺就銷售了755單、1880公斤。

疫情防控的嚴峻形勢,客觀上給產業脫貧帶來了一定影響。受交通堵塞、銷售渠道單一等因素的影響,不少貧困地區的農副產品出現了滯銷,鞏固扶貧成果面臨挑戰。今年以來,各高校依托教育系統消費扶貧采購平臺“e幫扶”,面向學校師生、校友和社會,發起了“以購代捐”消費扶貧行動,打造扶貧長效機制。

天津大學組織青年扶貧工作室成員直播帶貨,“e幫扶”貢獻度超過14萬元,扶貧超市銷售超過36萬元;截至5月底,中南財經大學購買云南省鹽津縣農副產品300萬元,協調對接學校合作餐飲公司購買鹽津縣等貧困縣農副產品200萬元……

7月3日,云南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迎來了一批特別的客人——來自華東師范大學傳播學院的7名師生。這支匯集了廣告學、播音主持、新聞學等多個專業力量的隊伍,通過短視頻拍攝、直播帶貨等方式幫助當地花農銷售因疫情滯銷的鮮花產品。

除了號召本校師生“為貧困群眾拼一單”,高校還發揮人才、專業優勢,為當地提供電商培訓、品牌包裝和營銷設計,深層次地促進消費扶貧。

北京化工大學發起了扶貧產品包裝設計大賽和扶貧產品商業策劃書大賽,旨在引導師生將創新創業實踐活動與精準扶貧工作相結合,幫助內蒙古科左中旗提高扶貧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北京科技大學舉辦校園營銷比賽,240余名參賽學生結對幫扶甘肅秦安縣11個合作社,助力當地農特產品銷售……

數據顯示,各直屬高校在教育系統“e幫扶”平臺上線貧困地區農產品1081款,累計銷售貧困地區農產品2712.9萬元,在財政部、國務院扶貧辦“832平臺”購買貧困地區農產品3162.79萬元。

補足發展短板,培育鄉土人才

基礎設施不足、教育資源薄弱是大多數貧困地區的“通病”。立足自身資源和人才優勢,高校一方面為貧困地區補足發展短板,一方面強健筋骨,增厚當地人力資源。

大連理工大學向云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贈200萬元,用于龍陵縣3所小學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合肥工業大學投入300萬元資助安徽靈璧縣果蔬示范園和定點幫扶村的基礎設施建設;重慶大學捐贈近200萬元,用于云南綠春縣教育基礎設施建設、哈尼古歌保護傳承……

國內外柑橘產業現狀如何,椪柑生產的基本技術有哪些,馬鈴薯在生產、收獲和儲藏中要注意哪些問題……今年5月,華中農業大學開設的農業產業發展能力提升培訓班在“云端”開播,吸引了來自湖北建始縣的基層農技人員、職業農民等2200多人觀看。

為鞏固脫貧成果、提升脫貧質量,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戰略的有機銜接,各高校也將人才培訓工作作為幫扶工作的重點,致力于為當地打造一支人才隊伍。

上海外國語大學開展麗江市“中學英語教師培訓計劃”云課堂行動,共計培訓教師2546名;北京郵電大學協調200萬元幫扶資金,在貴州長順建起了電子通信行業維修技術人才培訓基地,開展5G智能終端維修技術、機電工程和社會服務類人才的教育培訓工作……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12日,64所定點扶貧教育部直屬高校培訓基層干部53614人、培訓技術人員64057人。

坐在摞滿紙箱的蜂蜜廠車間,江皓正帶著廠長,和遠在渤海之濱的天津大學工業設計專業師生,通過視頻連線討論如何為產品升級包裝。

除了引“外援”外,江皓注重游說青年人返鄉,培養致富帶頭人。村里掛面廠負責人何喜文就是被江皓勸返回鄉的代表。

“鳥無頭不飛。我要給當地留下一些人才,不能說哪天我們一走,村里又返貧了?!碧崞鹱约旱姆鲐毠ぷ?,江皓總是這樣說,“脫貧攻堅是一場硬仗。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我們青年人要有這樣的理想和擔當?!?/p>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者:梁丹 萬玉鳳
能介紹:江西省教育新聞動態、文件通知等信息發布,提供網上查詢、網上咨詢等應用服務。
點擊數:
快三注册